【降新|安柯】昼与夜的宝藏(ABO)02. 迷雾中的偶像

【降新|安柯】昼与夜的宝藏(ABO)


ATTENTION:

私!设!众!多!


如您所见,这是一篇ABO——无论在哪个意义上,都是非常彻底的平行宇宙了。因此在人物关系和设定上,一定是有不少改动的。因此,在尊重柯学、尊重柯学因果律的基础上,蠢作者抱紧自己的智商,恳请各位看官,接受这些小小变动——比如,本文的安室透,在公安系统是查不到的,平日里更不会去老单位!(《零的日常》剧情)

注: @若镜天漓  和我总结的柯学因果律:
其一:敌方单位与柯南因某起事件产生联系/范围1km内,自动遭受智商debuff。
其二:敌方单位/第三方单位接受柯南询问,透露情报可能性...

【降新|安柯】昼与夜的宝藏(ABO)01. 注视宝藏的男人

私设如山。但是看到abo你们就该想到的!;)

题目取自博尔赫斯《为所有的死者感到的愧疚》,林之木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年版。


为所有的死者感到的愧疚


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希望,

没有了局限,神秘莫测,几乎成了未来的偶像,

死者不只是一个死了的人,而是死亡。

就像对其全部说教均应唾弃的

秘宗教派的上帝,

将一切全都置之度外的死者

就是整个世界的背离与沦丧。

我们窃据了他的所有,

没有给他留下一丝儿色彩、一点儿声响:

这里是他的眼睛再也看不到的庭院,

那边是他曾经寄予希望的街巷。

甚至连我们正在想着的事情他也曾经想过,

我们像一群盗贼,

瓜分了昼与夜的宝藏...

【安柯|降新|粮食向】彼得潘的一日传说(二)上午

02.彼得潘的一日传说·上午

“你应该叫我什么?”

“哈?”

降谷零抱起双臂,少年的脸瘦削得锐利,他微微扬起尖尖的下巴,沉声道:“亲属关系是成功的伪装必不可少的一环。七大姑八大姨是探寻你真实身份的天然屏障,三大伯四小叔是你攀亲交旧的绝佳桥梁。”

“所以呢?”

“叫舅公。”

一句“你怕不是烧傻了”冲到嘴边,新一用尽一生的耐力才堪堪咽下,露出温柔亲切的笑容:“零。”

“连尊称都没有了!”降谷震惊且受伤:“你一点都不尊重我!”

“这不是显得亲近吗?”新一假笑道。

“啊,懂了。”降谷打了个响指,双手背在身后,上身微微前倾,甜蜜地微笑:“新、一、哥、哥。”

新一有种预感:这...

【安柯|降新】彼得潘的一日传说【粮食向】(一)前夜

Summary:

——“再这么下去,你会死。”
灰原斩钉截铁地说道。

柯南再一次变回工藤新一,与此同时,安室透变成十一二岁的少年。

就像是一个人的时间,给了另一个。


ATTENTION:


1.粮食向!!!

1.粮食向!!!

1.粮食向!!!

2.安室透猜到柯南就是新一,但没有证据
3.习惯性给人手机植入的窃听app还没被卸载
4.剧场版之后,但没有除了窃听器和“恋人是国家”之外的剧透


【安柯|降新】彼得潘的一日传说【粮食向】

(一)前夜


01.


“再这么下去,你会死。”

“还是这么毫不留情啊,灰原。”柯南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他握着手柄,微微眯起眼:“啊...

【Ebenji】Sealed with Kiss(一发完)

Sealed with Kiss


Summary:

Ethan and Benji had a deal.

They had never sealed it until the very end.


Attention:

Hi, I’m Blythe~ This is my first go to try to write some fanfic in English. I bet it must be weird here and there, but, whatever, I LOVE THEM! They are so cute! I think...

【雷安】徒手的骑士(二)海盗

【雷安】徒手的骑士


第二章 海盗
Chapter Two The Pirate


01.

安迷修有时觉得,如果人们能意识到,什么时候事情会变糟,会让一切容易得多。

就像多年前他意识到他再也不可能成为一位正式授衔、登记在册的骑士,就像现在他对面的佩利眼睛都快要瞪脱出框,似乎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杀了他一样。

他可能真的会,安迷修心想。但他还是保持了一脸无害而困惑的样子。

“你——什么?!”佩利说,似乎完全不能理解或接受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我不会游泳。”安迷修耐心地说:“也不会开船。”

“这不可能。”佩利说。他的表情就像有人告诉他太阳要从西边出来,而且会一直这样。

“你的招聘要...

【雷安】徒手的骑士 (一)流浪者

【雷安】徒手的骑士
The Knight of Honor


Attention:
CP:雷狮&安迷修
Fandom:凹凸世界
一切权利归于官方。

各种私设,不要在意~

第一章 流浪者
Chapter One The Ranger

01.

“安迷修算什么骑士!”


人们爆出一阵会意的哄笑。这话很不客气,可惜毫无错处:第一,安迷修从没正式授衔。第二,他居然砍了个女人——还是个爱慕他的女人!第三,他没有马——他甚至连把剑都没有!

但话说回来,这些又都怪不到安迷修本人头上。

他师出名门,老师是在教堂挂了名的圣骑士,就算本人闲云野鹤,不领俸禄,根据王室新公布的等级法,圣骑士的见习骑士的骑士授衔也得...

【佐鸣】窃浮生——《不服来战》的【伪】结局

【佐鸣】窃浮生

【佐鸣】《不服来战》的【伪】结局

Summary:
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
那偷了人家一整个世界的,又怎么算呢?

前情提要:
 @若镜天漓  的《不服来战》
宇智波佐助挑中了新人设计师旋涡鸣人为自家公司的首个手表生产线设计主打作品,鸣人以海洋、自由、抗争为主题的概念设计夺人眼球,奈何基本功太差,疯魔作业三个月后终于交上成品,两人作为甲方乙方发生了各种事,共进晚餐时差点就亲上了,结果佐助因为自己一直以来有疑似“前世”的记忆而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有没有资格去爱鸣人,于是夺门而出,在N久的冷战后,鸣人决定委托鹿丸协助自己上门堵人。(目前更新至...

【佐鸣】漩涡鸣人与死亡代理 04 太太你对蹦极有什么执念

第四章 太太你对蹦极有什么执念


他人即地狱。

纲手总这么告诫他。那时她会少有地卸下严厉和轻浮,琥珀般的眼睛现出和色泽相称的年月,柔软因时间而坚固。

他人即地狱。我不是让你别去拯救什么人,向导控制不了这个。他们生来就有做救世主的欲望。

她轻声笑着。

但你不再只是向导了。她抬起手,像想要抚摸他的头发,但手最后落在肩膀上。

你是死亡代理人,保持专业,心怀关怀——但,永远警惕。

别让别人把你拖进他们的地狱。


鸣人也听前辈绘声绘色地讲过那些骇人的精神图景,废墟,陷阱,怪物,最常见的是丧尸——多亏流行的末世电影,但老派的那些人的精神图景就像恐怖电影大合集。有人发誓他见过人体蜈蚣,...

N个沙雕脑洞

突然间意识到,佐助的背景,在个傻白甜同人里,写个设定出来是不是:
豪门世家的唯一继承人。(长子坚决要求放弃继承权)
坐拥私人豪宅,城市之畔,拥山抱水,升值空间极大。
冰山。口是心非。在你想不到的地方点满了技能点,极其擅长救人于水火之中,虽然自己不承认且该技能通常只针对漩涡鸣人发动。

漩涡鸣人:
母系有神秘异族血统。父亲是当地最高行政长官。就连一贯和行政不对付的议会也很喜欢他!
从小就淘!体能牛逼!好运逆天!不会救上树猫咪因为他会自己跑上去然后和猫咪一起眼巴巴地等人(主要是佐助)把他救下来!
梦想是成为正义的伙伴!被女装小哥哥教育后改成要永远贯彻自己的道路——虽然也没人让他不贯彻就是了。

心跳回忆走向:...

© 羽飒玥茗 / Powered by LOFTER